<video id="tfrxa"><input id="tfrxa"><big id="tfrxa"></big></input></video>
    <u id="tfrxa"></u>
    <u id="tfrxa"><small id="tfrxa"></small></u>
      1. <ins id="tfrxa"><div id="tfrxa"></div></ins>
        1. 多切面看印度:空間巨大,機會在哪?

          深先生 2019-10-05 11:12

          圖蟲創意-236527568509206571.jpg

          編者按:本文來源深響,作者丁直仁,創業邦經授權轉載。

          提起印度,你會想起什么?歌舞片、咖喱、超載火車和神秘寺廟?還是OYO、仿制藥和IT外包產業?

          以上兩類事物看起來完全不在一個維度,卻共同塑造出了復雜的印度市場。

          超過13億且仍在快速增長的人口決定了印度潛力巨大,而近年來不斷提升的經濟水平和互聯網普及率,則讓印度成為了中美之外最大的單一互聯網市場。但同時,復雜的語言環境、性別和種姓制度造成的社會不平等、過大的城鄉發展差距也給這個新興市場設置了諸多障礙。

          2014年前后,印度曾短暫的掀起一波創投熱潮,但由于彼時很多投資決策相對盲目,資金的進入并未催生獨角獸的產生和成長,該次熱潮并未持續。沉寂了幾年后,圍繞印度市場的創業和投資熱度再起,投身其中的中國勢力此次選擇了更加謹慎的態度。

          熱度再起的同時,印度本土精英階層逐漸覺醒,催生了愈來愈多的本土獨角獸成長,其中,OYO在贏得印度市場后,將下一個重點放在了中國市場,并引發了中國市場改造單體酒店的熱潮。

          在國內移動互聯網增長紅利漸失的背景下,出海淘金成為創投人士的新選擇。面對印度這樣一個未來空間巨大,同時狀況復雜的市場,中國創投力量究竟應如何切入才能獲得成功?

          正在崛起的南亞大國

          印度不容小覷,這個觀點在過去幾年已經被越來越多人了解和認可。

          2018年,印度GDP增速列全球首位,總量全球第六。經過三十余年的發展,印度正在迅速崛起,成為世界上舉足輕重的重要經濟體。

          以中國為坐標參照,可以看看印度目前處于怎樣的發展水平:

          • 經濟增速:2018年,印度GDP增速達到7.4%,中國為6.6%。

          • 經濟總量:我國統計局公布的GDP總量為13.6萬億美元(約合人民幣90.0309萬億元),印度方面的數據顯示,該國的名義GDP達到1857680.5億盧比(約合2.716萬億美元),大約是中國GDP總量的20%。

          • 人均GDP:中國國家統計局公布的人均GDP為64644元(約合9768.8美元);印度的人均只有2030美元,略微高于中國人均的1/5。

          整體來看,印度經濟增速明顯,而總量和人均GDP仍有很大差距。

          創新工場高級投資經理阮飛對此總結道:“自從印度1991年市場經濟政策改革以來,從 GDP 人均300美元發展到2018年的2030美元,這相當于在過去27年的時間里,印度以年化7.34%的平均增速穩定增長。我們不能因為中國在世界上獨一無二的經濟奇跡,而忽略了印度本身正在并且一直在高速發展事實。”

          經濟快速增長的同時,印度的互聯網產業也在穩步發展。

          2016年印度網民數量3.55億,網絡滲透率27%,網民數量全球排名第二,僅次于中國。經過近兩年的發展,到2018年9月,印度互聯網用戶數量增長到5.6億。

          目前,印度的人口金字塔呈現一個經典的上窄下寬的形狀,這標志著現今的印度是一個典型的勞動力充沛的國家,從具體結構來看,54 歲以下人群占 85%,35歲以下人群占65%,且 0-24 歲人群比例遠超過中國。

          據世界銀行預測,印度的人口紅利還將持續,直到2025年進入爆發期。預計到2025年,年齡在14-48歲之間的互聯網主流用戶規模將達到8億。可以看到,印度人口紅利在未來幾年內與中國相比規模并不小,且紅利期也會延續更長時間。

          在基礎通信建設上,由于2016年Jio這樣以免費模式殺入電信市場的鯰魚出現,此后印度通信建設出現大踏步的跨越。從2017年1月開始,印度已經超過美國,成為全球移動數據使用最多的國家,每月使用的移動數據幾乎是中國的2倍,一改此前其平均網速在全球范圍內處于中等偏后水平的狀況。

          政策層面,印度政府大力推動創業,2016年莫迪政府提出了“印度創業,印度崛起”的口號,從政策減負和資金支持兩方面著手,積極推動印度互聯網創業,以期建立創業創新的生態系統。另外,聯邦政府在推動基礎設施建設、國家層面無現金支付系統以及統一身份系統等方面的努力,有助于打通印度原來市場相對分散的現狀,形成一個活躍的、統一的大市場,從而促進資源的流動以及消費潛力的釋放。

          在巨大的機會面前,各路創投勢力匯聚一堂,希冀分享到市場紅利:以Tiger、紅杉、DST、光速為代表的國際化VC,以騰訊阿里為代表的中國巨頭,以Kalaari capital為代表的印度本土VC,以UC、Yeahmobi為代表的中國創業公司共同構成了印度創投市場的版圖。

          曾在印度投資了Yeahmobi、鼎開、洋蔥移動等產品的共建創投(CoBuilder Partners)創始合伙人程華杰如此評論:“大家賭的是這個國家的未來,是否會出現下一個阿里巴巴、京東、支付寶、騰訊、唯品會。”

          機會點在哪里?

          中國手機廠商在印度市場攻城略地的故事已經為人所知,而智能手機普及率不斷提升、移動互聯網產業迅速發展究竟能帶來哪些機會,則仍需細細考察。

          印度互聯網產業今日的發展,繞不開本土電信運營商Reliance Jio,這家半道殺出的黑馬,以一己之力將印度從3G時代帶入了4G時代。

          Reliance Jio由印度首富穆克什·安巴尼打造,該公司在推動印度互聯網建設方面做了以下幾件事。

          在2016年從零開始建設覆蓋全印度的4G網絡,投資了數十億美金在各地建了近十萬個基站,目前其4G網絡覆蓋了全國近2萬個城鎮和20多萬個村莊,占到全國人口的90%。

          • 推出一款超低價的4G手機,只需提供1500盧比(約合人民幣150元)押金(使用三年后可全部退還),并且還能免費使用三個月的4G套餐服務。

          • Jio提供了覆蓋音樂、視頻、游戲、聊天、支付工具等領域的APP,供用戶免費下載使用,同時限制這些APP只能用Jio注冊在Jio網絡下使用。

          三個月免費使用結束后,印度的4G用戶平均每個月消耗的流量超過了1400M,其中Jio用戶占到了很大一部分,Jio宣布繼續提供三個月的免費服務,進一步去吸引新的用戶,鞏固老的用戶。2017年3月底Jio的免費期結束,而印度的互聯網社會就在這樣看似瘋狂、任性的助推下快速升級。

          目前,收費以后Jio1G的流量只需要人民幣五塊錢,相當于目前印度電信市場主流價格的1/5,這大大推動了互聯網及智能手機在印度的普及率,印度互聯網產業的天花板被Jio抬高了。

          機會面前,中國資本在印度的活躍度很高。

          印度資深投資人Mohanjit Jolly曾在一次演講中如此表示:“從2016年開始國際資本投資降溫,中國資本開始進入。中國人真正看好印度的發展前景,他們是真正的想和印度市場一起成長,毫無疑問他們要在未來幾年內改變印度市場格局。”

          出現如此局面,與印度的投資現狀有關。

          一方面,中國創投交易比印度活躍。2015年,中國互聯網界投融資交易筆數多達4000起,印度市場的交易數約1000余起;清科數據表明,2016年中外創投機構募集的用于投資中國大陸的基金資本量為526億美元(人民幣幣種超過80%),其中超過一半用于TMT、互聯網行業投資。

          另一方面,印度的投資市場規模還不大。Venture Intelligence的數據表明,2016年,投資印度市場的VC/PE募集資金僅49億美元。差距為10倍以上,這一數據還未包含中國各類的政府資金。

          因此整體上,在阮飛看來,印度的互聯網投資并沒有高度激烈,并且有著和中國互聯網曾經相似的高密人口,社會處于高速發展階段。中國資本有著參照中國互聯網歷史發展的獨特優勢,完全可以取得出色的成績。

          而對創業者而言,阮飛認為印度市場存在如下發展機會:

          • 移動互聯網的人口紅利;

          • 與中國類似的城鄉二元化結構所帶來的機會(針對印度多語言、多文化的互聯網平臺類機會;產品升級和產品下沉);

          • 基礎設施發展到一定程度帶來的配套周邊的機會;

          • Copy China to India的機會,復制中國成熟模式搶占印度市場空白。

          目前,已有部分互聯網公司的產品在印度展露頭角,比如字節跳動的產品抖音海外版(TikTok)、騰訊的PUBG等,在應用榜單上成績都不錯。同時,工具類APP深受印度市場喜愛,CS掃描全能王、茄子快傳、Forest專注森林等在印度應用市場排名都不低。

          工具類APP受歡迎看上去與中國移動互聯網發展初期的狀況類似,隨著智能手機對于印度用戶的滲透越來越深,用戶將需要更多APP填充自己的上網時間,針對社交、娛樂、電商等領域深入挖掘,空間還有很大。

          但不容忽視的現狀是,目前YouTube、Google以及Facebook系產品WhatsApp等依然是印度應用市場的熱門APP,美國互聯網公司產品仍是渠道霸主,中國互聯網企業出海印度需要下更多功夫。

          兩極分化帶來挑戰

          谷歌廣告聯盟曾在2018年總結出9條印度互聯網市場的特點,分別為:

          • 最好要讓 App 的 APK 小于 10M。受制于印度比較差的網絡基礎設置和網速,安裝包體積不可以大。

          • 印度是一個移動市場超越互聯網市場的國家,有 5 億以上的智能手機用戶,而互聯網用戶數相較稍低一些。

          • 印度移動運營商提供了非常便宜的3G/4G移動流量,視頻成為最受歡迎的消費內容。

          • Android 占據主導,iOS 的份額小,大多是高消費人群使用。

          • 印度用戶不太能接受付費 APP 下載,他們寧可看廣告,使用帶廣告的免費應用。

          • 印度用戶在即時消息類 APP WhatsApp 上花的時間最多,社交媒體 Facebook 在印度使用也非常普遍。

          • 印度開發者很重視休閑游戲。棋牌類,消除類,卡牌對戰類都是受歡迎的品類。

          • 英語用戶已經飽和,如果你的 App 可以使用印度本地語言比如印第語,將有助于獲取新的客戶。

          • 休閑游戲、新聞、工具類應用最受歡迎。

          從這五條建議中我們可以看出,盡管印度的本土精英將中國互聯網視為模仿對象,但與中國市場相比,印度市場有其特殊性,而這些特殊性是中國本土創投勢力入內淘金必須要面對的挑戰。

          第一,語言復雜。

          印度是個多元化語言國家,不同城邦有各自的使用語言。

          據有關資料統計,印度共有1652種語言和方言。其中使用人數超過百萬的達33種。英語在印度很有影響,除憲法規定的18種語言為聯邦官方語言外,還規定英語為行政和司法用語。英語和印地語同為官方語言。北印度語言主要包括印地語和烏爾都語等。

          目前使用印地語的人數占比30.3%,使用英語的28.3%。不過,印地語等本土語言有持續擴大的趨勢,而英語則趨向于飽和。2016年底,印度英語互聯網用戶數量為1.75億,占互聯網用戶42.8%;而預計到2025年將僅有1.99億英語用戶,但本土語言用戶將從2.34億上升到5.36億,使用英語的用戶占比將下降到27%。

          印度復雜的語言環境為創投勢力設置了第一道障礙:如何才能盡可能多的滿足不同群體的語言使用需求。

          對此,印度電子信息技術部(MeitY)2016年曾發布規定,要求所有手機經銷商在其產品中加入至少一種除英語、印地語之外的語言,選擇范圍是印度民眾日常使用的近20種本地語言。

          為了獲得盡可能多的用戶,許多頭部企業都盡可能內置各種語言。如OPPO手機、阿里的UC瀏覽器以及諸多新聞類應用,也都內置數種語言以爭奪更大的市場空間。許多出海的企業認為做好本地語言適配成為了必經之路,甚至可以成為先發優勢和競爭壁壘。

          第二,貧富差距大。

          印度的貧富差距過大,是外界有關印度未來經濟發展能否持續繁榮的最大擔憂。據統計數據顯示,印度前1%的800萬人年收入達到了2萬美元一年,這個收入水平差不多和香港類似,隨后的9%類似中歐,相當于全球范圍內中等收入水準;再向下40%的人,已經屬于窮人序列;至于最后的5億人,生活水準和非洲的窮人相當。

          更加糟糕的是,印度雖處于發展中,但中產階級正在被日益擴大的不平等所扼殺。根據包括《21世紀資本論》的作者,托馬斯?皮凱蒂等人的最新研究顯示,在1980年至2014年期間,收入最高的1%人口獲得了經濟增長收益的三分之一。

          2018年,英國《經濟學人》雜志曾刊登文章《India's missing middle》(印度消失的中產)一文,對印度貧富差距過大,中產階級被極度壓縮的現狀進行描述并表達了擔憂:在中國之后,全世界都在尋找下一個高速增長的經濟體,印度看起來最有可能,但是,印度中產階級的嚴重缺失可能讓這一切成為泡影。

          這一現狀同樣會阻礙創投勢力在印度順利擴張。

          目前,iPhone在印度市場的占有率極低,這意味著印度用戶的消費能力并不高。面對用戶消費能力有限的現狀,入內掘金的玩家需要保持耐心和定力,要做好在市場取得領先優勢后再考慮盈利的準備,打持久戰。

          第三,種姓制度導致社會不公。

          印度教踐行著等級森嚴的種姓制度,分為有種姓和無種姓的兩大類。有種姓的包括婆羅門、剎帝利、吠舍以及首托羅這四個階層,以及無種姓的賤民,意味不可接觸的人,他們的社會地位依次下降。

          首托羅和賤民基本無社會救濟和社會福利;最高的婆羅門不及人口的4%,卻占有更多的國家權力,賤民們人數最多,但社會地位及其低下。

          種姓制度對今天的印度社會特別是印度農村仍然保留著巨大的影響,依然阻礙著印度人民的階層流動性以及就業選擇、婚嫁制度等。

          第四,性別歧視。

          盡管近年來印度有識之士通過各種方式宣揚男女平等理念,但在印度,女性受到的歧視依然非常嚴重。電影《摔跤吧!爸爸》中便展示了這一現象:當父親想訓練女兒為職業摔跤運動員時,他遭遇了來自各方的阻力。

          在實際世界里,印度女性的就業率低下,只有四分之一的印度女性在勞動市場上工作,并且這個數字在過去10年中還在不斷下降。在互聯網世界中,印度擁有手機用戶中,女性占比不到28%,為絕大多數國家之最,在中國這個數字為48%。同時,擁有手機但從沒有上過網的女性高達81%;在中國只有29%。

          男女不平等進一步壓縮了印度的市場潛力。

          可以看出,印度確實達成了經濟增速較快的成就,但同時,兩極分化嚴重也極大阻礙了印度整體的發展。對于創投勢力而言,如何克服以上障礙,最大程度的挖掘印度市場潛力,是進入印度市場掘金無法回避的問題。

          對此,阮飛曾提出建議:“我們來計算印度互聯網人口的發展潛力的時候,即使我們以未來十年為預測單元,不要把印度當做一個13.4億人口的國家,先減掉5億最最低層的人民再做天花板的預測會比較好。”

          橫河沙數需耐心淘金

          印度電信等基礎設施的建設為印度互聯網產業發展提供了前提,這催生了許多本土獨角獸的成長。而在各路親赴印度考察的投資人看來,印度的創業環境與過去的中國極度相似。

          “去了兩次印度,各行各業的創業者都在拿多少年前的中國來類比印度(最常出現的兩種說法是十五年前的中國——經濟類比,和10年前的中國——互聯網類比),好讓中國投資者能更好的理解印度的產品和印度的移動互聯網進程,甚至印度創業者會直接用一個中國知名產品作為第一句介紹“This is India’s ***”。”

          目前,國內互聯網巨頭已經在印度市場展開買買買攻勢,據IT桔子統計,印度20 家獨角獸背后,超過 10 家有來自中國的投資方,所謂「中國資本占據印度獨角獸半壁江山」。其中阿里巴巴、騰訊是出手最多、花錢最多的機構。阿里巴巴累計投資超過 30 億美元、騰訊的投資金額也超過了 20 億美元。

          因此對于中國投資人而言,中國投資人對于印度項目的理解難度要遠遠小于十幾年前美國投資人對于中國創業項目的理解難度。一定程度上,這意味著熟悉中國互聯網產業模式的中國投資人能更好、更快的識別出印度本土的潛力項目。

          與風投相比,中國創業者要進入印度市場淘金難度相對更高。

          印度是一個重視精英教育和自然科學教育的國家。2015年,中國本科及以上學歷人群為7000萬人(占5.1%總人口),印度本科(印度沒有專科)及以上人口為9400萬人(統計來源為印度注冊大學生數量推測),占總人口7.4%。同時,印度根基深厚的IT外包產業,也為其儲備了大量科技行業人才。

          這意味,一旦印度本土創投精英覺醒,他們將十分有動力和能力去搶占市場。事實上,印度已經誕生了一批本土獨角獸,如支付巨頭PayTM、電子商務巨頭Flipkart(已被沃爾瑪收購)、對標 58 同城的 Quikr等。


          但是,直接進軍印度市場難度加大,并不意味著印度市場沒有價值。

          由于印度市場兩極分化嚴重,其誕生的本土創業公司對消費能力較低用戶的獲取值得中國創業者們觀察和學習。例如,以輕加盟方式迅速在印度酒店行業站穩腳跟的OYO就對中國創業者打開下沉市場酒店行業大門提供了思路借鑒。印度市場存在copy to China的機會,如果借鑒得當,同樣能分享到下沉市場的巨大紅利。

          整體來看,人口、經濟兩大因素決定了印度潛力巨大,正如一位投資人表示,“我堅信有變化的時代、有增長的經濟中才有巨大的投資機會,這也是我堅定的看好新興市場投資機會的信心來源,而印度是新興市場中最有魅力的一塊市場。”

          對中國的創投勢力而言,機會同樣存在,只是必須尊重當地市場規律。從印度淘金或許需要更多的耐心、付出,也更加考驗創投人士的眼光、勇氣和決心。

          因為“如果說中國曾經的互聯網化趨勢對于 VC 來說,只要賭對大趨勢,基本上是路邊撿金子的美好時代,而印度市場相當于淘金,需要在辛苦的一遍一遍的篩選中,才能有所斬獲。”

          本文為專欄作者授權創業邦發表,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創業邦立場,轉載請聯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問,請聯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眾號
          • 微博
          • 知乎
          中國創業者的信息平臺和服務平臺,幫助中國創業者實現創業夢想
          創業邦公眾號,帶你隨時了解與創業有關的人、事、錢
          邦哥自留地,輕松充電,秒知圈內事
          創業邦知乎機構號,帶你以另一種方式了解世界
          宅男福利网